推广 热搜:

喂奶到4岁,长大就不管,她却是最好的“妈妈”

   日期:2019-10-09     浏览:0    

点击右下角“关注”我噢~

作者|川妈

她,是世界上第一个把小象抚养长大的人。

是肯尼亚的勇士,全球35位最伟大的天然资源保护者之一,被英国女王称为“大英帝国女爵士”,2002年的时候,还获得了BBC颁发的终身成就奖。

她的名字叫达芙妮·谢尔德里克,内罗毕大象孤儿院的创始人,她把一生都奉献给了野生动物保护事业。

最初知道她是在《天生狂野》这部纪录片里。

而这次去肯尼亚,走进她创办的小象孤儿院,听了更多关于她的故事后,我更感受到我和科考营同事们身上所肩负的自然使命,任重而道远。

1

对非洲野生动物来说,生而野性,自由自在,是最大的梦想,但很多时候,却是那么的可望而不可及。

就拿大象来说吧,人类的急剧扩张、气候的不断变化,让象群的居住地日趋萎缩,而象牙,这个本该保护自己不受伤害的武器,更是让它们频频丢失了生命。

孤象艾米莉

大家知道吗?在1979年的时候,非洲象还有130万头,可现在,只剩下不到50万头了,亚洲象的情况则更惨,野生数量只剩下不到4万头。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如果我们还肆意盗猎大象,夺取象牙,伤害象群,那么大象这个种群,将在不久的将来永远消失,消失在地球上。

为了不让象群消失,为了让子孙后代还能看到活生生的大象,达芙妮和她的丈夫大卫付出了一辈子的努力。

2

当时,他们面临的环境非常恶劣,不仅仅是盗猎现象频繁发生,更匪夷所思的是,政府也要杀害大象。

只因为有研究显示,大象数量的增长导致了植被的破坏。

所以,他们要求大卫和达芙妮人工淘汰大象,亲手杀掉这些多年来自己无比珍视的伙伴。

失去双亲的大象

达芙妮和大卫根本无法接受这一事实,他们多次提起公诉,并以自己的工作作为赌注进行抗争。

最后,在他们的抗争下,才避免被政府人工淘汰。

3

可是,即使阻止了政府大规模的杀害,也阻止不了有组织的盗猎行为。

因为大象的活动范围实在是太大了,他们没有办法做到实时跟踪、保护。

即使费尽力气给大象打上了烙印,下雨天也都被冲刷得一干二净,还是会有很多盗猎现象频繁发生。

很多小象因为父母被盗猎者杀害而无家可归、奄奄一息,成为了孤象。

大家知道吗?象宝宝头两年只吃母乳,直到四岁时才完全断奶。

这也就意味着,它们如果离开了妈妈就活不长久。

可即便这样,达芙妮和大卫在野外遇到嗷嗷待哺的孤象,还是会把他们带回家,精心照料。

抚养大象孤儿的难度非常高。

他们试过各种各样的办法,喂它们牛奶或者人类婴儿吃的配方奶粉,它们都不适用,一喝下去,就会出现拉稀的症状。

为了减缓这一症状,他们只能喂它们清水和葡萄糖,让它们保持正常的营养。

可是,小象的身体还是一天天消瘦,站不起来,最后变得奄奄一息。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从来没有成功养活过初生的小象。

达芙妮说,看着一头头小象送到我们家,又逐一死在他们面前,他们的内心感受到一片无望的灰暗。

后来,他们又试了很多的配方,都失败了。

直到大卫去世前不久,他们才找到正确的配方——婴儿奶粉与椰子汁混合。

志愿者在给小象配奶~

他们用这个配方调好奶粉给刚刚出生三周的爱莎喝,把爱莎给救活了。

爱莎让他们看到了希望。

4

救活爱莎后,达芙妮每天都像照顾自己的孩子一样,日夜不离,爱莎也把她视为妈妈,对她产生了特殊的依赖,几个小时闻不到她的气味就会发脾气。

因为大象是一种具有人性的动物,把家人看得非常重。

所以,当有一次爱莎突然腹泻,达芙妮和大卫去南非参加女儿的婚礼,不在它身边时,它思念过度,等他们赶回家时,它已经站不起来了。

达芙妮抱着爱莎嚎啕大哭,那个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多么大的错误,原本以为,她给了爱莎最好的爱,它就会快乐长大,没想到,正是她的这种爱,让她最终失去了爱莎。

所以,在好长一段时间里,她都走不出失去它的阴影。

甚至还发誓,以后再也不抚养过于幼小的小象了。

5

不过,对野生动物的热爱还是战胜了失去它们的恐惧。

即使在肯尼亚独立初期大部分白人争先恐后离开肯尼亚,他们也没有想过要移居南非或者英国。

她说,非洲草原就是他们的家,在原野上自由奔驰的动物都是他们的家庭成员,如果他们离开了,它们又怎么办呢?

所以,他们依旧每天都会去公园里巡逻,细心的照顾小象。

很多小象,也在他们的庇护下,长大成人,回归了自然。

即使过去了很多年,在野外见到,也依旧会走过来跟他们打招呼,用鼻子跟他们握手。

让他们最开心的一次,就是一大早起来,看到房前的草地上站着两头大象和一头象宝宝。

原来,适应了自然的萨姆逊带着野象妻子和小象宝宝回到花园来看望他们了。

后来的几年,他们在察沃不同的地方都看见了萨姆逊和他的家人。

可正当他们在为萨姆逊成功融入野外生活,建立了自己的大家庭而感到高兴时,悲剧却发生了。

萨姆逊中了当地部落人发明的毒箭,只要中箭,就没有办法救活。

达芙妮说,他们感到最伤心的莫过于看见自己亲手养大的大象倒在了盗猎者的毒箭和步枪之下,他们千辛万苦养大的大象孤儿也许只不过是为盗猎者提供了优质的象牙。

6

再后来,家族遗传的心脏病又毫不留情地击倒了大卫,大卫走后,达芙妮一度觉得人生没有什么可值得留恋的了。

但对大象的热爱,又让她重新找到生活的意义。

所以后来,她和朋友成立了大卫基金会,在内罗毕郊区,建立了大象孤儿院,专门抚养那些年幼的孤儿象。

对很多小象来说,达芙妮就是妈妈。到目前为止,大象孤儿院已经成功养活了200多头小象。

不过,她说,她宁愿大象孤儿院一头小象都收不到,关门大吉。因为每收到一头小象,就表示又有一个大象家庭遭到了毒手。

不过幸好有她,为孤象庇护,让它们在失去亲人、受到伤害后,被悉心照料,还能感受到家的温暖。

下雨时,有人为小象披上特制的雨衣,撑起雨伞,只为了防止它们感染肺炎。

饥饿时,有人给它们每隔3个小时喂一次奶,让它们感受到来自“妈妈”的滋养。

带着它们在泥潭中嬉戏,打闹~

达芙妮将一生都奉献给了这些象宝宝,在她看来,这些象宝宝就如她自己的孩子,她轻柔地抚摸它们,像极了天使。

她在自传《大象孤儿院》的中写道:

谨以此书献给荒野和它所包容的一切,献给给对大卫的回忆和肯尼亚国家公园的巡守长先驱们,也献给我的家人和外孙们,希望他们了解那些往事。

如今,这位自然战士在今年4月份已经永远的离开了我们,虽然她已经不再,但她的精神会一直传递下去,传递给世世代代。

这次肯尼亚之行,在小象孤儿院,小川就收养了一头叫Ambo的小象。

给小川讲Ambo的故事


收养证明,我竟然在异国他乡有了个“小象孙儿”

每隔一段时间,我们会收到小象孤儿院发来的邮件。

虽然只能隔着屏幕看到自己的“孩子”,但我知道小川心里的开心和满足。

我把达芙妮的故事写下来,也是希望我们、我们的孩子能更多的了解这段往事,记住这位为野生动物、为大象奉献一生的伟大女性。

如果大家也想收养小象,除了去肯尼亚现场外,还可以登陆肯尼亚大卫·谢尔德里克野生动物基金会网站 www.sheldrickwildlifetrust.org,在线提交助养申请。50美金可以助养一头小象一年的时间。

或许,有我们、孩子一个一个的接力,大象这个种群会再次看到黎明的到来。

川妈说说

这个暑假我们好忙,带着小朋友、大朋友跑了很多地方,肯尼亚、斯里兰卡、西双版纳、高黎贡山、若尔盖、北京......大家的开心和满意,我们收到也感受到了,宝贵建议我们也吸收采纳了。

很庆幸自己当时一冲动、后来咬着牙就要做板牙科考营,才有机会认识这么多可爱的小朋友、大朋友,才有机会在他们身上看到的快乐和变化,才能如此真实地认识这份事业的意义和价值。

刚开始只是自己喜欢自然,希望孩子也喜欢,带着他深入探索自然、学着热爱自然。现在才慢慢体悟到,我们这样做最大的受益者不是自然,而是我们和孩子。在原生态的自然中,我们和孩子得以释放天性,放下社会生活的焦虑和烦恼,停下脚步、慢下来,舒缓和疗愈身心。在纯粹的自然中,我们更看清了自己。

所以,大家放心啦,这么有意义的事情我们会一直做下去,去的地方、活动会越来越多,越做越好。

推荐阅读:

他是我见过最差的孩子,居然就这样脱胎换骨了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违规举报